終於喝上一杯自己有份動手採摘的豆子。他們說裡頭透露著淡淡姜花香,或許對姜花記憶不夠深刻,我沒有太多的體會。說不上到底像些什麼,巧克力夾心餅嗎?還是核桃巧克力?甜蜜的滋味真是醉人,也管不上到底跟嗅覺記憶連接不連接得起來,一口一口輕吮,感受每個不同的溫度,咖啡在口腔裡流轉一圈過後留下的餘韻。

柔佛石頭山原生態咖啡園 Bukit Batu, Johor

這咖啡名字叫做利比麗卡,來自柔佛石頭山,一座偶然被發現的原生態咖啡園。這是一處被放任許久的咖啡園,沒有施肥,當然也沒有農藥。樹就長在原始森林邊緣,野草叢生的,樹梢因為從來不經修剪,全都高高在上,火紅的咖啡果子正誘人地高掛其中。

一群人,就為了那紅潤迷人的咖啡櫻桃而來。

『哎喲,你們這些皮白肉嫩的女孩兒怎麼也到這山芭裡來了?』

隔壁園子的農人來上班了,見著正準備開工採豆的義工們,誇張地大喊。女孩兒們但笑不語,誰知道所謂的皮白肉嫩的外表底下,靈魂可都堅強得很。(捲起衣袖……哈哈,開玩笑,螞蟻很多啊,還是放下衣袖,別逞強的好。)

熟透的咖啡果實很漂亮。掛滿一樹,有的形狀像椰子、有的像櫻桃、有的像蘋果,小小一方天地,品種卻難以估計。義工們鑽進枝幹間一點一點地收穫,想快,但快不了,整個早上下來,每人能有半桶的戰績就算是戰鬥力挺強大的了。

螞蟻是最麻煩的部分。比毒辣日頭還要難搞。而且常常蟻窩就藏在咖啡果子串之間。彷彿想要證明這咖啡果有多麼甜膩。看見紅彤彤的果子當下心裡興奮異常難以控制,一手勇敢地採下去的話結果就是惹怒蟻群,大家一起瘋狂熱舞。

後來練就了處理這等事的能力之後就少挨許多咬。

每個人分到一雙手套、一個大水桶、和一支礦泉水,頂著草帽,工作就開始了。

這是最後一次的採豆義工行動,所以目標有點宏大,得把樹上的紅果都給收集起來,不然也就只能任由它們在樹上發黑,成為下一季咖啡果實的春泥。

女生負責採摘的部分。男生負責搬運、還有割草整樹,都是體力活兒。

義工召集人文心問我:『怎麼樣?還可以嗎?』

我說:『身體很累,但是心很踏實、很專注。』

突然覺得回歸土地的感覺真好。從前總是覺得自己沒有綠拇指,不管種什麼都會失敗,漸漸地卻覺得,自己可以變成綠拇指,只要夠專注。

而專注,正是此生追求。

有什麼比大地更值得自己專注的呢?雖然土地它不一定讓你種瓜得瓜種豆得豆,但當你投入大地的懷抱,用心去經營的時候,大地感受得到,你的心也感受得到。至少至少,大地不至於殘忍得讓你沒有一餐溫飽。

所以聞見一陣花香,你也快樂了。

撥開一顆果實含住,你也快樂了。

那麼簡單,有什麼不好。

後記 |

46 kata lag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