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 » 5R

2016/10/13 新加坡零垃圾运动燃起来!

点击阅读高清图

前两天去了一趟新加坡,当地的零垃圾组织Journey to Zero Waste Life in Singapore举办了第一场线下活动,我这趟便是过去跟他们分享我的零垃圾生活。

刚到那边时,小小的店屋空空荡荡的,我也轻轻松松跟其他人聊天。聊啊聊,觉得越来越热,转头一看,什么时候身后竟挤满了人!在司仪的疏通下,出席的听众坐在地上,这里塞一点那里塞一点,最后还塞到投影机前,后面陆陆续续涌入更多人,他们也只能站在门口,挤不进了。

站在台前,我看着满满的人,心里除了震惊,还是震惊。这样一个以零垃圾/减少垃圾为主题的活动,有谁会愿意周末不到处逛街、在家睡觉,反而大老远跑来,然后流着汗听我们聊环保?新加坡的零垃圾运动的确非常强劲!

【开店做生意,不制造垃圾】
除了我之外,主办方还邀请了超过10位 “奇人异士”来分享。对我来说最奇异的是一位马来青年Faiz。轮到他时,他大喇喇地将一个巨型袋子放在桌上,我见状,连忙请人马上将我放在桌上的玻璃罐拿回来,因为我知道袋子里是什么,他今天分享的可是蚯蚓堆肥(Vermicompost)啊!

果不其然,他拿出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字纸篓,而字纸篓里,装的是他过去几个星期的厨余,还有一条条自然界堆肥专家——蚯蚓!他一边用趣怪的方式分享在组屋和公寓制作蚯蚓堆肥的简单方法,一边不经意地把玩那乌黑松散的堆肥。一不小心,一坨黑色粉状物从他手上掉到桌面,桌子周围的几个年轻人受到惊吓,不自主地往后倾倒身子,又不好意思表现得太明显,只好再把身子往回拉。我目睹讲者和听者对蚯蚓堆肥的两极反应,简直快笑死了!

另一位酷大姐Xyn,蓄着一头红发,打扮十足当红Rocker,经营的却是一家零垃圾咖啡厅Open Book Café。零垃圾生活已经不简单,零垃圾生意更是困难重重,酷大姐说自己如此坚持,就是想证明自己所信奉的价值观,不必因开店而做出妥协。

她说,店里没有塑胶吸管,只有钢制吸管,可重复使用、漂亮,但也难清洗,采购成本高昂,但她承担得起这一点点额外成本;

她还说,店里没有提供抛弃式外带容器和纸巾,要打包请自备容器,虽然一些顾客因此愤而离去,但她承担得起这些损失;

她最后说,若你带了纸巾、罐装水瓶、食物包装等垃圾进店,请你在离开时将垃圾带走,这些客人可能因此不爽,从此不上门光顾,但她承担得起不做这些人的生意!

这位大姐简直比Rocker还rock,霸气的声音化为一双手掌,在许许多多生意人的脸上打了几响耳光。她证明了做生意并非制造垃圾的借口,只要有心,在赚钱的同时,也能将环境破坏降到最低!

【塑胶袋收费的省思】
自由活动时间,一位衣着时髦的年轻小伙子走来与我聊天。他首先面露痛苦地说:“新加坡人制造的垃圾实在太多了,为了方便快速,东西都是一个袋子装着一个袋子。”他接着说,最近政府计划推行塑胶袋收费政策,结果引起新加坡人的两极反应,一边是支持的,认为反正也不过是那区区一毛钱;另一边却双脚都举起来反对,埋怨政府凭什么剥夺他们原有的“福利”。这个小伙子没有一昧地批评这些人缺乏醒觉意识,反而理性分析人们愤怒的原因,然后认真和我讨论起“一毛钱”对环保的影响力。

他不断抛出问题,然后在小小的笔记本上写些什么。我见他的问题如此深刻,便多口问他是否是记者还是写作人,打算收集点资料写篇文章之类,没想到他笑笑回答:“我只是一位大学生,几年前突然意识到环境课题的严重性,我一直在思考该怎么做最好。对了,你有没有想过要从个人的零垃圾生活,扩大到组织和政府层面,更广泛地去影响人?”

啊,又抛了个锐利的问题!

【我们要继续观望,还是改变?】
越堤返马的路上,年轻小伙子的话一直在我脑中萦绕——我还能做什么?岛国小小的,我没料到到这里有那么大一群人和商家,正努力在消费主义的洪流中逆流前进,原来这个队伍如此庞大,简直叫人吃惊!在零垃圾生活上,我们的邻居已经迈开了一大步,我们是要继续观望,还是真的“做”出什么改变?而我们可以如何开始这一步?

Published on 星洲日报副刊优质生活

Sin Chew

2016/04/18 零垃圾生活很难?

点击此处阅读高清图

决定开始过零垃圾生活时,其实内心终日惶恐不安,因为你知道的,谈到环保,每个人包括我,都认为欧美做得最棒,发展中国家如大马,环保之路都走得跌跌撞撞了,要想过零垃圾生活?绝对不可能!

零垃圾生活,顾名思义,就是尽量减少垃圾的生活方式。通过5R原则:Refuse(拒绝不必要的物品)、Reduce(减少使用无法拒绝的物品)、Reuse(重复使用已拥有的物品)、Recycle(再循环不能重复使用的物品)以及Rot(腐化有机质),使每日、每月甚至每年产生的垃圾总量少到不可思议,故称作零垃圾生活。

这对欧美国家的人来说都是极难的任务,更何况在大马?

我还记得零垃圾生活开始后的第三天,和一位朋友相约见面,赴约路上他发来见面地点:麦当劳。看到时简直冷汗直流,才开始第三天啊,就要引我去垃圾一级战场——快餐店吗?

本来打算走进麦当劳什么都不点,平平安安度过那个下午,但转念一想,实践零垃圾生活的目的,除了要消除丢垃圾时的愧疚感,其实还想通过不断探索,来了解大马在环保方面究竟有什么问题?

好,那就从挑战麦当劳开始!我来到队伍排的老长的柜台前,在众目睽睽之下把钢制饭盒拿出来放在桌上,小小声问:“我想要一份薯条,但你可以把薯条放进我的饭盒里吗?”

对方楞了一下,笑笑说:“可以!”然后拿着我的饭盒,若无其事地到炸薯条区盛了一份薯条给我。

那次之后,我的胆子变得越来越大,动不动就跑去连锁奶茶店,用自带的玻璃杯打包珍珠奶茶,还带着饭盒去连锁甜甜圈店买了四个甜甜圈,最近的战绩是到进口雪糕连锁店,要求对方舀一勺雪糕到我的玻璃杯里,我乐呵呵地接过,然后在三分钟内吃完。

不管是麦当劳的马来女收银员、奶茶店的外籍劳工还是甜甜圈店里的年轻小伙子,每个在遇到我这个奇葩提出的奇葩要求后,不但眉头没皱一下,甚至在知道我为了减少产生一次性垃圾而自带容器后,给我一个大大的赞!

脸书上有个零垃圾群组Zero Waste Heroes,各国奉行零垃圾生活的人聚集在那里,互相分享和讨论所遇到的问题,我看到在伦敦的年轻妈妈,好不容易找到售卖无包装食物的有机店,却基于莫明的安全法规不能使用自己的容器;我看到在美国的一家三口,坚持使用自带容器购物时,屡屡遭受冷眼对待。我好想大声向他们炫耀,大马人都超nice,零垃圾三个多月来,我不但没被刁难过一次,还收获了一堆笑脸!

看到这里,你还会觉得在大马实践零垃圾生活比外国困难吗?

Published on 星洲日报副刊优质生活

Sin Chew